一头猪的身价沉浮——农业供给侧改革的随县故事之四
创建日期:2017-07-07 信息来源:随州日报 字体:[ ] 视力保护色:
 
   一头黑猪卖出一头大黄牛的价。
  2016年,湖北石头记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一头养殖24个月的黑猪卖了15980元,公司当年出售黑猪270多头,平均每头猪售价突破11000元,还供不应求。今年,黑猪出栏量将达3000头,大部分已被订购。
  从净利润来看,石头记的一头猪,抵得上许多养猪场的一群猪。
  “万元猪”是怎么养出来的?记者在地处随县草店镇三道河山坳里的石头记养殖基地,见证了黑猪们的“幸福生活”。
  草地上、树林间,一群群黑猪自由奔跑,渴了喝一口山泉,饿了就吃无公害基地生产的玉米、红薯、小麦。每天,它们还要享受特供“点心”:橡果。“橡果不饱和脂肪酸含量很高,吃橡果的黑猪带有特殊的橡果香。”该公司技术员许祖钊介绍,为了让猪肉更紧实、有弹性,他们每天诱导猪群奔跑5公里以上。
  随州市随县是生猪调出大县。据不完全统计,全县年出栏生猪98万多头,500头以上规模养猪场有400多家。近年来,生猪价格沉沉浮浮,今年更是从去年每斤12元的高峰跌至10元以下。几乎所有的养猪户都惊呼“寒冬又来临”。
  三道河村曾以养猪闻名随州,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户散养的黑猪远销京城,催生一批养猪万元户。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三道河养猪户放弃传统黑猪养殖,一哄而上地用饲料养殖快速生长猪,到头来许多农户成了养猪亏损户。
  石头记公司总经理贺克麟的一番话让记者豁然开朗:问题出在供给端。以前供给不足,相安无事;后来供给过剩,必然杀价。大型养猪场注重成本,生猪饲养6个月就出栏,快餐式的养殖导致产品质量和安全频频出问题,使消费者对其失去信任。
  石头记养殖场就在三道河村的大山里。一条新修的水泥路翻过一道道山岭连通外界,这里就像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2011年,经营餐饮生意多年的石头记公司董事长石建国返回家乡草店镇三道河村,与人合伙流转山场3775亩,创办石头记养殖基地,在山上养牛、养猪、养羊。2014年,该公司总经理贺克麟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裁掉2500多只羊、400多头普通白猪、230头牛,单一养黑猪。
  贺克麟向石建国指出养殖基地的三个“弊端”:种类大杂烩,规模摊大饼,品种大路货。“就全国市场来看,普通肉食供给过剩,而高端猪肉十分稀缺,网上一斤黑猪肉卖到几十元,就是例证。”
  石建国和贺克麟都是在市场里摸爬滚打了多年的生意人,一锤定音,说干就干。
  随县的深厚文化和地理环境是最大的优势。中国驯化黑猪可以上溯到5000年前的炎帝神农时代,所谓“无豕不成家”,突出猪在家庭中的重要性,那时的猪就是中国黑猪。贺克麟告诉记者,目前,世界上最贵的猪肉是西班牙伊比利亚橡果黑猪,每公斤猪肉售价高达1200元人民币。
  在贺克麟眼里,随县就是伊比利亚,同样处于北纬30度黄金畜牧带,同样拥有广阔的橡树林山场,土地、水质、气候、植被等生态条件十分相近,完全具备出产“中国第一猪”的自然条件。
  2014年底,石头记处理掉原本养殖的猪牛羊,精心挑选出狮子八卦头黑猪作为主打品种。按照纯天然的养殖方式,采用无污染饲料和橡果进行养殖。2015年底,他们小心翼翼地将橡果黑猪肉以高出市场普通猪肉3倍的价格推出,一下子受到消费者的青睐,许多消费者还上门订购整猪作为过年猪。
  石头记的橡果黑猪必须养殖一年以上才能出栏,有的猪养殖时间长达两年。贺克麟说,这样养出的猪,肉质象牛肉一样紧凑有弹性,口感纯且耐嚼,无任何添加剂污染,加上橡果的肉香味,猪肉质量不在西班牙伊比利亚橡果黑猪之下。   今年,石头记放开手脚大胆布局,在养殖基地安装60个摄像头,对养殖过程全程掌控;在随州、荆州开办两家专卖店和多家餐饮连锁店,与武汉两家健身会所展开合作;在大山里建设万亩无污染森林大牧场,推进标准化生产、品牌化营销。
  普通猪肉在掉价,而石头记的猪肉却在涨价。在随州城区石头记橡果黑猪肉专卖店,标牌上写着500克五花肉价格162元,这可是石头记2015年猪肉价的5倍,更是市场上普通猪肉价格的15倍多。
  “这样的健康猪肉,当然会受到追捧。”贺克麟介绍,公司适应城乡居民食品结构升级的需要,针对高端群体展开精准营销。整猪订购,礼盒包装,会员优购,仅去年充卡会员已突破千人。公司实施“互联网+”战略,将养殖过程和销售渠道搬到网上。
  “石头记要在炎帝神农故里打造‘中国第一猪’。”贺克麟表示,从“万元猪”到“第一猪”,虽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他们会一步一步地坚定前行。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