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糠是这样变成稻米油的——湖北天星粮油科技有限公司创新驱动发展踏访记
创建日期:2017-07-10 信息来源:随州日报 字体:[ ] 视力保护色:

  米糠是稻谷加工大米后的谷壳,被稻米加工厂称之为“下脚料”。但是,在湖北天星粮油科技有限公司米糠却是宝贝,公司用米糠加工出营养丰富的食用稻米油和十多种珍贵的“副产品”。

  2016年,凭借稻米油这一创新产品,该企业第四次荣获北京国际食用油产业博览会金奖,入围“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被中国粮油学会授予“中国食用油加工企业50强”称号,并作为唯一中国民营企业赴日本参加“第二届世界稻米油大会”。

  随县是全国粮食生产大县,常年种植水稻约125万亩,年产量近100万吨。天星粮油公司看到了这一优势,于2010年立足随县成立科技型企业,随县县委县政府把稻米油加工生产列为该县战略性新兴产业予以支持发展。

  7月上旬,记者走进天星粮油公司。炼油车间内,庞大的先进设备占满厂房,这一头“吃”进成堆的米糠,另一头“吐”出糠粕和米糠毛油。接着,富含植物蛋白的糠粕被转入烘焙车间制作饲料,毛油则被输送到精炼车间制成高档精品食用油。公司总经理姚莎莎介绍,在这里,每天有300余吨米糠变废为宝,公司与100多家大米加工企业签订合同,每年收购米糠约10万吨,生产稻米油近万吨。

  把“毛油”炼成“精油”,全部在大型油罐和管道中封闭进行。“这里要完成水化脱胶、物理脱酸等十道工序。”公司技术负责人沈中成告诉记者,他们采用分子蒸馏的物理工艺进行提炼,最大限度地保留了谷物营养,和一般食用油相比,稻米油富含谷维素、植物甾醇等有益成分,不饱和脂肪酸含量在80%以上。2011年,世界卫生组织第113次会议推荐稻米油、芝麻油、玉米油为最佳食用油。目前,市场上每公斤稻米油20元以上,远高于一般食用油。

  在产品展示厅,记者还看到油酸、糠蜡、黑酸、硬脂酸等产品。“这都是从油渣中提炼出来的宝贝。”沈中成说,油酸可以做高能化工燃料和洗涤品,糠蜡可以生产高端化妆品,黑酸可加工成防水涂料和油漆,目前这些产品供不应求。在天星粮油公司,米糠毛油可以提炼出30%的化学品,产值却占到近50%。

  由稻米的“下脚料”米糠变成稻米油,稻米油后的又一“下脚料”油渣变成油酸等副产品,这一过程中含有15项技术专利。“只有在技术上领先,才能在产业上领跑。”这是天星粮油公司创始人姚行权恪守的信条。

  2011年,公司刚起步时需要引进设备,一般设备价格低廉,但产品质量难以保证,先进设备却价格昂贵。“要做就做最好的。”姚行权狠心砸下5000余万元,引进国内一流的生产设备和工艺,建成稻米油精深加工流水线。公司并没有因为拥有了先进设备而止步,而是在各个环节不断依靠从个人的创造力、技能和天分中获取发展动力。

  公司自成立的那天起,招才、聚才,一直是公司的头号工程。设立院士专家工作站,与武汉轻工大学、湖北大学、江南大学开展产学研合作。在这里,待遇最高的是科研人员,环境最好的地方是研发部门。20多人组成的研发团队中,75%具备高级、副高级职称,中国粮油学会油脂分会执行会长、武汉轻工大学教授何东平名列其中。

  技术研发高歌猛进,天星粮油阔步前行。该公司两次获得省级科技进步一等奖,拥有实用新型专利15项。“为把营养成分从米糠中分离出来,我们研发的设备提高效率20%。糠粕烘焙工艺改进以后,每吨糠粕饲料多卖500元;多肽加工关键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沈中成深有感触地说。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科学技术的创新带来的效益来实现集约的增长方式,用技术变革提高生产要素的产出率。

  “这只是一个开端,全国八成米糠资源待开发,中国稻米油产业空间广阔。”姚莎莎坦言道。据中国粮油学会的资料显示,我国年产米糠1460多万吨,制油利用率不到20%,与日本、印度等国家有很大差距。另据海关统计,2016年我国进口油料8953万吨、植物油688万吨。

  稻米油产业就是一个巨大的“富矿”。中国粮油学会提出,到2020年,全国米糠制油率力争达到50%。“如果目标实现,每年可增加稻米油产量110万吨以上,提高国家食用油自给率3个百分点。”何东平表示,“稻米油产业变废为宝,不仅牵连消费升级,更关乎国家粮食安全,等于不种田的‘种田’。”

  为推动随县稻米油产业长足发展,天星粮油公司彰显“领军风范”,全程参与随县“稻米油之乡”申报工作。经过多轮考察评比与激烈角逐,最终“稻米油之乡”这块全国唯一招牌,于今年6月8日花落随县。

  依靠创新驱动,打开梦想空间。随县县委书记毕道丽说,天星粮油公司将米糠变废为宝,专心做好稻米油及其副产品的加工生产,随县将做大稻米油产业,为国家食用油供给安全作出更大贡献。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